樊培仁的傳奇人生|從半個初中生到“隱形冠軍”領軍人

469
參加省人大會議的樊培仁
社會上曾流傳這樣的說法:上世紀50年代生人是最倒霉的一代,他們在少年時遭遇文革被迫停課;青年時作為知識青年下鄉;好不容易返城沒過多久,又成為企業改革被迫下崗的一群。今天小編就來“八一八”樊培仁會長的人生:他生于1953年,盡管也處于同樣的社會環境,但他敢與命運抗爭,活出了與人不同的人生,比同齡人更具傳奇色彩,更加跌宕起伏,充滿戲劇性。
01背著電視機上大學的人
故事得從1965年說起,12歲的樊培仁入讀縉云中學初中,可惜只上了一年的課程,1966年就開始了文化大革命,學校停止上課,所謂初中畢業,實際上也只上了初中一年的課,就回農村種地了。雖然下鄉勞動很苦很累,而且當時“知識無用,讀書無用”論甚囂塵上,樊培仁卻一直堅持白天勞動,晚上自學。就因為此,1969年有點文化基礎的他被招進社辦企業五云化工廠當操作工。1970年,當時的大學、中學全都停止上課,但位于西安的西北大學搞教育革命試點,在全國招收40名工農兵學員搞了個“新農藥培訓班”,樊培仁有幸入選。雖然只有半年時間,基礎只是半個初中生的樊培仁積極抓住這個難得的機會,不浪費任何一點向老師求教的機會,認真學完了無機化學、有機化學,分析化學和化學工程等課程,奠定了他一生事業的基礎。幾十年來,樊培仁一直認為自己讀書少,文化低,所以一直邊干邊不懈地學習。1981年中國青年報曾有一篇報道“背著電視機上大學的人”,就是寫樊培仁為了能聽電大的課,出差時背著小電視機聽課。幾十年來,樊培仁參加了浙江大學、復旦大學、北京大學等學校的各種總裁班、金融班、并購班、國學班,不斷提升自己的能力和水平。如今他已擔任浙江大學管理學院的MBA特聘導師,浙大“求是強鷹”導師,復旦大學EDP金融俱樂部顧問。

西北大學這塊“餡餅”落到了有準備的他頭上
02省委書記點名為他叫屈
從西北大學培訓班回來后的十年,由于他在苯硫酚新工藝研發和縉云天然沸石應用科研上做出突出成績,多次獲得了浙江省科技成果獎。但是他仍然是一個農村戶口的臨時工,到浙大和上海有關合作單位做試驗,連吃飯的糧票都不能解決。1980年,浙江科技報報道了他的窘況。正逢小平同志提出: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全國上下重視科技工作的關鍵時刻,時任浙江省委書記薛駒在浙江省科技大會上,點名為樊培仁叫屈,明確指出:“象樊培仁這樣的人,麗水地區如果不給解決,我建議省科委把他調走”。書記一句話,使得他一周之內從農村戶口轉為居民戶口,并破格晉升為助理工程師。身份上農轉非在那個年代已是非常難,何況一下還成了國家干部,這在當時是全省第一例。這件新鮮事很快上了《浙江日報》和《光明日報》的頭版。
樊培仁被破格錄用的消息刊登在《光明日報》上
1981年,樊培仁作為浙江省科技界的代表,出席了在北京舉行的“全國新長征突擊手代表會議”并在人民大會堂受到國家主席李先念和國務院副總理習仲勛等國家領導人的接見。
1981年11月27日,黨和國家領導人與全國新長征突擊手、先進團支部代表會議全體同志合影
38年后的2019年,樊培仁作為全國助殘先進代表,再次在人民大會堂受到習近平等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接見。一個只讀了一年初中的人,先后受到父子兩代中央領導人的接見,也算是一種傳奇了。
03“聽黨的話,成了資本家”
從農村戶口的臨時工,到全省自學成才的先進典型,成了政府機關的國家干部,樊培仁是不是就安于現狀了呢?沒有,他又進入了一個更為艱難的歷程。轉正后的樊培仁很快被派到一家叫“縉云建材廠”的國有企業。雖然名義上是國有,但企業沒有主打產品、負債累累、資不抵債,為了扭虧為盈,樊培仁帶領工人開采過條石,做過涂料、瓷磚、干洗劑等……在國有企業改革方面,經歷了承包經營,勞動優化組合,全員合同制等措施,但一直沒有走出困境。十年累計產值只有980萬,累計上交稅收只有34萬,累計虧損200多萬,企業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幸運的是,小平同志南巡講話和改革開放的號角再次吹響,樊培仁順勢而為,通過引進外資,轉換機制,改革創新,轉危為安;并在政府規定的改制條件下,先讓職工認股,最后買下職工認完余下的股份,轉制為民營企業。并將自己從七十年代初就開始研發的苯硫酚產品,做成以“-sh”巰基為特征基團的系列產品,成為巰基系列產品領域的“隱形冠軍”,并于2017年在深圳創業板上市。
用樊培仁的話說:自己是聽黨的話,成了“資本家”。
04獲得固然快樂,給予更是享受
多年來,樊培仁一直積極從事公益事業,扶貧、助殘、助學、感恩這“四大工程”累計捐資6000多萬元,受益者達2萬余人次,被授予“永遠的豐碑——中國公益事業卓越貢獻獎”“浙江省慈善獎”“全國助殘先進個人”等多項榮譽。
1995年,企業剛開始有點盈利,他就向老家縉云的殘疾人捐贈了20輛輪椅……至今,25年來,已向麗水市各縣區捐出輛輪椅6000多輛。2006年,他了解到麗水市革命老區還有一些解放前入黨的老黨員,由于他們身在農村,沒有享受離休人員待遇,有的生活還比較困難。樊培仁深受觸動,他說:“我們能有今天,不能忘了那些為我們打下江山的老前輩,他們當時入黨,沒有任何利益驅動,冒著生命危險跟黨走,我們不能忘了他們”。當了解到麗水全市還有3400多名這樣的老黨員時,樊培仁當即決定捐出200萬元的資金,和市委組織部一起,啟動一項針對這批老黨員的“感恩工程”,十五年來,每年都對這些老同志進行慰問和幫助。

為幫助家庭困難學生完成學業,企業與麗水市殘聯共同建立200萬元的助學基金,幫助殘疾學生和殘疾人子女就讀近800人次。2018年又與麗水市殘聯共同成立了殘疾人家庭子女大學生助學基金項目,每名入選受助學生每年可獲得5000元的支助。已先后幫助近千名孩子圓了讀書夢。

除了扶貧、助殘、感恩,他還重視教育。2017年教師節前夕,他和妻子楊美意一起給家鄉縉云新區小學捐款3000萬元,資助這所新建的公辦小學,這是全市當年最大的一筆捐贈款項。

2017年教師節前夕樊培仁與夫人楊美意一起向縉云新區小學捐資3000萬元
到目前為止,公司用于公益事業的支出6000余萬元,受益者達二萬余人次。
獲得是快樂的,給予更是一種享受!他常對年輕人說:“我們有幸趕上這么一個千載難逢的時代,前大半生都忙忙碌碌在賺錢,在獲得;接下來的時間,要把賺來的錢花出去,要回報給社會?!睘榇?,企業專門成立了一個揚帆慈善基金,今后他會把自己的一部分資產捐到這個基金里,以后讓子孫管理這個基金,完成企業的社會責任。
輪椅捐贈儀式
來源:?縉云中學杭州校友會